在下南落多指教

用心做梦 用脚画画。
吃很多cp 欢迎安利 p大女神 摸鱼居多 刷屏推荐请见谅orz
八个月集训后 我们再见啦

《踏莎行》 随意写点小片段娱乐自己

大概设定 年下 修仙
腹黑骚气攻(林子暮)和傲娇死板受(叶以疏)
想写长篇 先写几个片段压压惊

片段1
(大概表白?)
叶以疏没有换上一身瀛洲门主特有的黑白长袍 依然一身素衣站在花未落下 那般的和谐仿佛之前的种种都像是过眼烟云 轻轻一吹就烟飞云散 再看不见 可那些再见不到的熟悉面孔总像一根根针扎的瀛洲上下千疮百孔。
仙树不老 仙花不落 可终究还是不能加一个永字 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像瀛洲 像是约定好的那样 竟毫不商量的就褪了一层新皮。
林子暮眯着眼看像逆光的叶以疏 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这几十年来的含辛茹苦好像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着如今的这般模样。林子暮暗暗叹口气 这曾经的室外桃源 始终是回不去了 就如这花未落下他刚入仙门时的惊鸿一瞥的背影 也蒙上了一层世俗的浮尘。
现任瀛洲门主叶以疏道:“入瀛洲这些年来 锦瑟年华也过 万马齐暗也过 你是否找到了自己的道?”
林子暮抬起头 眼中有压抑不住的克制 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叶以疏 像是要把它盯透了好牢牢的放在自己心上。 他还同寻常那般笑着 嘴中的话却近乎虔诚:“子暮有荣 道名为汝。”

片段2(攻失踪五年突然出现救人)
伏羲的手迅猛的探了过来 带着贪婪而可怕的黑气 直逼面门。叶以疏手持临君 咬紧牙关分毫不退 他清楚的明白 他退一步 可能这背后的瀛洲也就要命丧于此了。
“死就死吧”叶以疏想 便更加无所畏惧的挺剑而上 凝炼的剑心已达到顶峰 浑身的经脉都随着临君自杀式的进攻而牵扯疼痛。以近为退 瀛洲剑绝不能背负上临阵逃脱的辱名。
这时 连伏羲都没想到的变数出现了。几张单薄的黄符竟然冲破了伏羲自身的威压在他面前炸裂开来 逼得他不得不暂时放弃攻击保护自己的命门。不料再低头时 脚下凭空升起奇门阵法。
叶以疏感觉被横腰揽起 睁开眼突然面对那张失踪了五年的脸 愣是呆在了那里。绝处逢生 叶以疏本应庆幸一句“差点就死了” 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评论

热度(1)